百脉。

【忘羡】赏花归

一只桶:

※做一股清明发糖的泥石流


※私设如山,没有逻辑


※就是个短小的段子


赏花归



一场空濛细雨过后,整个姑苏城都渐渐明亮起来。料峭春寒还未褪尽,这场新雨便已使古朴的青砖黛瓦透出了明媚的春色。经雨滋润过的风,在亭台间穿梭时都携着明快的暖意。


风绕过指间,悠哉地带落了拈在指尖的花。


摘花人也不恼,目送着那朵小巧的花悠然飘远,然后含笑望向前方牵着驴的人:“听说山上的桃花还在开,要去看看吗?”


那人淡声道:“你已经摘了一路的花了。”


言下之意你还要去祸害山上的花。


摘花人笑笑:“送你的。”


牵驴人脚步一滞,回过头静静看着对方笑得真诚的脸,认真地道:“你想看,我们便去。”



在蓝家的寒食祭祖过后,蓝思追便向先生告假要跟随温宁回一趟岐山。蓝启仁向来见不得小辈与鬼将军同行,却在这件事上难得宽宏地没有过多置词。魏无羡便破天荒起了个大早,先是和蓝忘机一起按照祭祖的仪式朝着云梦的方向祭拜,一切打理妥当后便一起将蓝思追和温宁送至姑苏城外。


他们在姑苏城外分道扬镳。


魏无羡坐在驴背上晃晃悠悠,蓝忘机牵着驴慢慢地沿着与来时不同的路走向山脚。一路上不时有暗黄的纸钱翻飞着掠过,周围却没有悲恸之声,扫墓归来的人脚步像是淡然的,又像是轻快地迎着春色迈向明朗。


想来无论是谁,纵使在失去至亲时心中迸发出千般万般的悲痛,待时过境迁,再次面对青冢时,心中也便只余了极端的平静。


山下是翠林修竹,自小径走上一段路后,便能看见白杨和开得正好的梨花。再往上便是云雾缭绕,有隐没在云雾中的成片的桃花林,有山间翠微中寺院的一角影影绰绰若隐若现。


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


但这一路走来,阴沉冷寂的事物似乎并不存在,反而是这番棠梨花映的景象叫人真切地感受到春光旖旎。魏无羡在心里感叹着大好风光,手里不安分地拽下一枝梨花。


蓝忘机回头时,正看见魏无羡笑嘻嘻地拈着两朵花:“哪朵好看?”


蓝忘机半分目光都没有分给那两朵梨花,只波澜不惊地注视着魏无羡,道:“都好看。”


魏无羡道:“你好没诚意。含光君,你什么时候这么会敷衍人了?”


蓝忘机道:“你拿着,都好看。”


魏无羡噎了一下,遂始乱终弃地把两朵花一起丢开,勾勾手指不怀好意地叫蓝忘机靠近过来。不料他一低头就被蓝忘机按着后脑压了下来,一番唇舌缠绵过后,魏无羡努力作出无事发生的模样,脸不红心不跳地端正坐姿坐在驴背上,催促着蓝忘机赶紧往上走。


仿佛再晚几步,满林子的桃花都要谢了一般。


魏无羡挠挠下巴,心不在焉道:“其实看不到也没事,明年还可以来。”


蓝忘机在前边“嗯”了一声。


魏无羡正要继续说话,便听蓝忘机柔声道:“年年都可以来。”


于是魏无羡没再说话,却也毫不意外地笑了起来。桃林已愈发近了,这条路却仿佛还能走很久。悠哉地叼着草根仰头,晨光泱泱而不刺眼,但魏无羡还是眯起了眼睛,抬手像是随性地一扫,便掠下了一朵将开未开、圆润饱满的梨花苞。


那梨花的花瓣不似周围其它花一般带着若有若无的嫩黄,而是皎若白玉,纤尘不染,很衬眼前的白衣人。


魏无羡心下蓦地一动,不动声色地探出身去,小心翼翼将那花苞的枝梗往蓝忘机鬓边一别。


蓝忘机自然是察觉到这番动静,从容地抬手将花取了下来,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险些笑倒在驴背上的魏无羡,淡声道:“你不要闹了。”


魏无羡抱着肚子忍笑:“真的很好看的!二哥哥,送你的,喜不喜欢?”


蓝忘机不置可否,径自牵着驴继续往前走。魏无羡不死心地继续道:“蓝湛你能不能热情一点,这可是我精挑细选的花,你不表示一下吗?”


蓝忘机只意味不明地嗯了一声,而后不紧不慢地松了驴子,走至前方,抬手不知取下了什么,再回来时一言不发地抬手绕到魏无羡脑后。


魏无羡脸上刚闪过一丝诧异,便感觉到束发处别上了一枝不知道什么花——抬眼望去,桃花林已经到了。


前方遍野的恣意烂漫的桃花,随着枝节在风中轻轻地摇曳,像谁无声哼唱的亘古的歌谣。


感觉到蓝忘机给自己别上花时将头埋至自己脖颈间,轻咬了一下自己的耳垂,低声说了一句话,魏无羡终是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他道,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没了-


补诗词大会的时候听到小姐姐谈“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说的是“我在江南没有什么好给你,就把一整个春天都送给你吧”,顿时觉得这个解释好苏啊…于是就摸了个段子来证明我这周还没有咸鱼得那么彻底


标题取自一首很有趣的诗,苏轼《赏花归去》:


酒力微醒时已暮,醒时已暮赏花归,赏花归去马如飞,去马如飞酒力微。

评论

热度(1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