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脉。

【忘羡】狐仙(上)

泠依惜:

神仙叽×狐狸羡


剧情怎样都好,一切为了嘿嘿嘿


 


==========


 


屋檐之下,风铃轻响。


蓝忘机回来的时候,那只狐狸正趴在他的床榻上看前些日子搜罗来的几本话本子。


好好放下的床帏被拉起来一角,雪白的被褥在他身下翻来覆去滚得一团乱,柔顺的黑色长发铺在背上、滑下几绺落到床上,一双毛茸茸的黑色耳朵极有精神地竖在头顶,时不时地轻轻抖动两下。玄狐漆黑的长尾巴就随意地拖在身后,只有尾巴尖一点显眼的白色,和翘起的一截小腿一起,在空中一晃一晃的。


蓝忘机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片刻,无声无息地走过去,把床帏重新拉了下来,遮住了床榻上一片好风光。


他转身要走,袖子却被人扯住了。魏无羡一手支着下巴,神情有些不怀好意,偏过头唤他道:“含光君,这么忙呀,才回来怎么就又要走?”


蓝忘机摇摇头,在他身边坐下:“琐事皆已处理完毕。”


魏无羡拖着嗓子“哦”了一声,笑道:“可算是完了。看你们这些做神仙的可真辛苦,管这管那的,还那么多规矩,不如我们妖活得自在。”说着,故意甩了甩尾巴,尖端一缕白毛有意无意地擦过蓝忘机的脸颊。


“魏婴。”蓝忘机抬起一手,轻轻握住那条蓬松长尾,指尖抚过柔软的皮毛。


“嗯哼。”魏无羡眨了眨眼睛,耳朵也随之一动。


蓝忘机话音里有些无可奈何:“让你不要总是……这副样子。”


魏无羡一挑眉毛,明知故问:“我哪样啦?”


蓝忘机捏了捏他白色的尾巴尖,低声道:“收起来。”


魏无羡扑哧一声,乐了。


他承认,这的确是他个人的恶趣味——妖类修成人形本就不易,更何况是完完整整的人形——就没见哪只狐狸化成人后还愿意露着一双暴露身份的耳朵尾巴,可偏偏魏无羡是个例外。


在有人的地方,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会好好地“做个人”,可但凡只剩他二人独处时,狐狸的特征就展露无遗。


魏无羡支着身子靠过去搂蓝忘机的脖子,有恃无恐地用兽类的尖牙叼住他的耳垂,在他耳边笑嘻嘻地道:“怎么,仙君不喜欢?”


蓝忘机端着一张清心寡欲的脸:“……”


魏无羡额头贴着他脸颊,眼珠下睨看着自己被握在他手里的那截尾巴,道:“不喜欢哈。那……你先松手?”


蓝忘机顿了顿,果然把手松开了。


魏无羡一愣,随后几乎笑倒他怀里:“哈哈哈哈哈蓝湛我让你松手你竟然真的松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把在自己怀里疯狂打滚的人……狐狸抱住了,无奈道:“魏婴,别闹了。”


“哈哈哈哈好好好。”魏无羡说一不二,当即一蹬腿盘坐起来,尾巴也安安分分地一卷,蜷在身后,对蓝忘机正色道,“那先跟你说个事儿。来来你看看这个。”


他转身从一团乱的被褥间扒拉出几本话本子,只见封面上无一例外画着一对年轻的男女。


魏无羡翻开一本放到蓝忘机眼前,指着其中一处道:“你看这段儿。”


蓝忘机定睛看去,努力把目光从魏无羡白皙的指尖挪开,将注意力集中在文字上。然而,只看了几行,他整个人忽然一僵,旋即像被火烫到似的飞快地移开了视线。


魏无羡见状一点也不吃惊,不依不饶地捧着话本子追上去,蓝忘机不肯看了他也不在意,干脆将内容读了出来,掐着嗓子嗲声道:“啊——!公子……救命之恩,小倩无以为报,只愿这身……”


蓝忘机猛地起身想走,又被魏无羡用力拽着重新坐了回来,忍无可忍地去捂魏无羡的嘴,两个人一起倒在床上。


狐狸和仙君你来我往见招拆招地闹了大半天,到底还是仙君技高一筹,万恶的话本子终于全落到了蓝忘机的手上。魏无羡捂着肚子在床上笑得直打滚,本就没有好好穿的衣服此时更是散得乱七八糟,胸口衣襟扯开了一大片,一条尾巴压在身下从这头甩到那头。


被蓝忘机没收的那些话本子都是魏无羡有意从市井搜罗来的,清一色的讲的全是狐女和人的故事——狐女与赶考书生,狐女与乡野大夫……有报恩的故事,但更多的还是写狐狸精做的坏事。兴许在大多人类心中,善于魅惑人心的狐狸都倾向于变成美貌女子的模样,主动向年轻男子投怀送抱,或是单纯的觉得好玩儿,或是想从那人身上捞点益于修炼的好处。


蓝忘机有些狼狈地摇头,不知该如何处置这些东西——反正是不能让魏无羡再看下去了,正严肃地思考着,忽然听魏无羡止住了笑声,正经地喊他道:“喂,蓝湛。”


蓝忘机以为出了什么变故,不假思索便回头看他,谁料刚一转头便直直地与魏无羡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你……”


他察觉到不对,马上便想移开视线,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狐狸暗金色的眼睛像一块温润而幽深的琥珀,眸中一缕黑色的竖线荡漾在盈盈水波之中,诡谲又妖冶,只对上一眼便好似要将人的三魂七魄全都吸引过去——


魏无羡双手慢慢扶上对方的肩膀,刻意压低了的声音里满是诱惑的味道。他一字一句地,缓缓道:“蓝湛,看我。”


蓝忘机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魏无羡低声问:“我是谁?”


“……”蓝忘机木然答道,“魏婴。”


魏无羡喉结滚动了一下,又问:“可喜欢我?”


蓝忘机道:“喜欢。”


魏无羡轻笑一声,身子向前倾,两条胳膊环住了他的脖颈,衣衫适时地从肩头滑落,露出一副完美精致的锁骨,和大片白皙的皮肤。


他慢慢把蓝忘机压倒在床上,被褥无声地轻陷下去,对方却仍是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光芒流转的眼睛。


魏无羡居高临下地跨坐在他身上,一点一点弯下腰去,嘴唇最终落在他的唇边,探出舌尖蜻蜓点水般地一舔。


蓝忘机:“……”


魏无羡笑着在他耳旁问:“想不想要?”


蓝忘机道:“……想。”


魏无羡心中好不得以地想,他可算是扳回一局了。


 


作为一只格外天赋异禀的狐狸,魏无羡一生中就没遇到几件搞不定的事,如果一定要说有,那蓝忘机首当其冲。


说起来他二人初见,那已经是几百年——应该是几千年前的事了。那时魏无羡还是只小狐狸,修炼了三百年便修成了人形,比隔壁山头的黑熊怪老虎精少用了千八百年,是全村狐狸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化作少年模样的小狐狸把耳朵尾巴一藏,就迫不及待地跑下山玩去了。


那张脸生得俊俏,身子骨瞧着又有些瘦弱,空荡荡地挂着一件黑袍子。河边捣衣的少妇送东西给他吃,村子里的小姑娘和他一起玩娃娃,魏无羡哼着歌儿意犹未尽地坐在树杈上乘凉时,一低头就看见了从小路另一头走过来的蓝忘机。


说来也真奇怪——蓝忘机头上戴着幂篱看不清脸,还穿着一身惨兮兮的白衣服,却不知怎么的小狐狸突然对这个人起了兴趣,轻轻一跃跳下树去,抬手招了阵妖风便撩起了幂篱的白纱。


后来魏无羡想,大概那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可那时候他哪里懂呀。只心想着这小公子长得真俊俏,他既然是个妖怪,好言好语勾搭不成,就应当像黑熊老叔那样把人家抢回去做个暖床的——


魏无羡以为那少年是那户人家走丢的小公子,柔弱可欺,不由分说抓了他的手腕就想把人拖走。谁曾想到,少年却不是个吃素的,匆忙之间出手,一招就把魏无羡打回了原形。


黑色的小狐狸在地上痛苦地蜷作一团,每一根毛都疼得发颤,模糊视线中看到那少年向他走近,以为自己惹上了哪路道士,命不久矣。他却小心翼翼地把狐狸抱了起来,低沉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愧疚:“对不住。”


 


小神仙道:“你既未行伤天害理之事,我便不当加害于你。只是我在凡间尚且不能熟练控制出手分寸,伤了你,方才心有愧疚。”


他顿了顿,又道:“……所以,从我身上下去。”


小狐狸窝在他腿上,闻言两只爪子扒紧了他的衣服,耍赖道:“我不!”


蓝忘机将他带回养伤,无微不至地照顾了好几天,早就把狐狸的性子养刁了,刚开始的那点恐惧荡然无存不说,还死皮赖脸地缠上他不走了。


——不仅是因为他长得好看。魏无羡发现,小神仙周身的仙气似乎格外有助于自己修行。


蓝忘机输就输在不会讲话,被他缠得没办法,只得答应到魏无羡在他重新修成人形之前都一直带着他。一仙一狐便一起上路了。


魏无羡总是不肯自己好好走路,嚷嚷着是伤号,一定要蓝忘机抱。黑色的长尾巴搭在他的胳膊上,耳朵舒舒服服地一转一抖。伤其实早就好了,半个疤都没落下;人形呢也早就能化了,只不过藏着掖着,赖在小神仙身边不想走罢了。


如此这般同行了三个月,吃喝玩乐顺路收拾收拾作乱的邪祟,直到小神仙必须要回去了,他才不情不愿地与他分开。


离开时魏无羡从他怀里跳下来,轻轻落地便化作了少年的模样,连那双碍事的耳朵尾巴也不见了,歪着头傻乎乎地向他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小小的尖牙,企图蒙混过关。


蓝忘机却只摇了摇头,像是一点儿也不感到意外似的。


那之后魏无羡曾一度以为他们不会再见面了。小神仙也是神仙,天上的仙君和地上的妖怪,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


又过去很久,堪堪能化形的小狐狸成了一方霸主,纤细的少年模样再寻不得,红衣黑衫,丰神俊朗,人如玉,世无双。


魏无羡依然喜欢混在人堆里,享受姑娘们羞涩而热情的目光,和杀猪卖菜的大叔讨价还价。老神在在地倚在酒楼窗口小酌,漫不经心地扫过大街上人来人往,——直到那陌生又熟悉的白色身影再一次映入他的眼帘里。


 


=========


写了个车门=-=争取下章一口气!


=========


我真的好喜欢,就那种,羡羡主动勾,引,然后,真的被X了又受不了地喊,饶命!


啊♂


饶了我♂





评论

热度(3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