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脉。

【忘羡丨岁岁无终·其六】一天

泠依惜:

哈哈这次写的是夫夫美食档
新年快乐哈!www


十幸:



夜已深。




静室桌上放着一盏烛灯,已经燃去了大半。蓝忘机正独自一人坐在榻边看书,看几页便要抬起头瞧瞧桌上那盏灯,默默地盯一会儿,再默默地收回视线。




手上又翻过一章,屋外终于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是院门被人推开了。




蓝忘机反射性地看向门口,刚想起身过去,动作一顿,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将书本一阖放回桌上,拉过被子躺下,手一挥灭了灯。




魏无羡推开门的时候嘴里还哼着歌,心情极好,边跨过门槛边要喊:“蓝——”




他一下子噤了声。




只见静室内一片漆黑,半点动静也无。




魏无羡眨了眨眼睛,四下里张望了一会儿,也没去点灯,而是轻车熟路地摸到桌边,悉悉索索地捣鼓了片刻,转身两下蹬了靴子,翻身上榻。




与冷气一同扑入怀中的,还有一阵清幽的花香。




魏无羡隔着被子一把抱住蓝忘机,撩起他鬓边一缕长发亲了一下,不怀好意地嘿嘿笑道:“蓝湛,别装啦,我知道你醒着呢!”




蓝忘机:“……”




他猛地掀开被子把人拉过来按在怀里,低声问:“如何知道。”




魏无羡得意洋洋地一指桌上那盏刚熄的灯,黑暗之中一缕青烟几不可察,笑道:“二哥哥也学坏了,会做这种事了。不过呢还欠些火候,以后记得多向我请教请教哈!”




蓝忘机道:“……好。”




“哈哈哈乖。”魏无羡从他怀里爬起来,“先不说这个了,蓝湛你看我带回来的。”




他在怀里摸索一阵,抓着什么东西送到蓝忘机面前,道:“闻闻看,香不香?”




他手中传来的正是先前那阵好闻的香味。蓝忘机问:“腊梅?”




魏无羡道:“没错。你们家池塘边上种的,开得真好看。不过我刚才去摘的时候差点被你们家巡夜的人发现,还好我跑得快,哈哈。”




“嗯。”蓝忘机摸摸他的头发,“下次跟我说,我去摘。”




“……”魏无羡道:“好啊哈哈哈哈哈哈!”




他利落地往旁边一滚,拉过被子把两个人盖牢了。




 




次日便是小年。




说来,今年除夕夜肯定是要和蓝忘机一起在云深不知处过的,那也就意味着免不了得吃一顿即使是过年也丝毫不减苦味的年夜饭。魏无羡在姑苏待了也有好一阵子了,却无论如何都理解不了蓝家人的味蕾——当然,蓝湛除外。




鉴于上一次家宴时蓝忘机又偷偷帮他“分担”了几口菜,结果被正好看过来的蓝启仁抓个正着。虽不至于当面给他难堪,他也没少被恶狠狠地瞪了几眼,其中一眼还分给了蓝忘机。于是只得暂且学乖。




学乖归学乖,魏无羡可一点儿便宜也没少占——撒泼打滚央着蓝忘机在小年这一天只陪他好好地过。




自从上回偶然得知自己那无所不能的夫君竟还擅长厨艺,而那一桌美食却在阴差阳错间叫自己浪费了,魏无羡便总要寻到各种由头连哄带骗地让蓝忘机下厨。




这不,机会又来了。




虽然都说君子远庖厨……反正蓝湛再怎么庖厨也无人敢不称一声君子。




廿四的小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民间据说要在这天祭灶扫尘云云,反正无论如何都轮不到这两位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亲自动手做。所以究竟怎么过,魏无羡说不清楚,蓝忘机也不太明白。




不过嘛,逢年过节,包饺子吃饺子总是没错的。




魏无羡认真地思索了一阵,在之前问过蓝忘机的那句“你洗菜切菜?你放油下锅?你配佐料?”前又添了一句:“你亲自上街买菜?”




蓝忘机本想说不必,云深不知处厨房便有现成的,眼见魏无羡一脸莫名的期待和激动,话到嘴边变成了:“嗯。”




于是次日魏无羡难得地起了个大早,而且从榻上蹦起来就一派清醒,也没稀里糊涂地穿错蓝忘机的中衣。




——还偷偷从花瓶里折了半枝昨夜摘的腊梅花,嚷着非要帮蓝忘机束发,然后趁机插进了他的发髻里。




大清早的寒风吹得人瑟瑟发抖,虽然这并不包括好动又多话的魏无羡,但蓝忘机还是坚持用一件厚重的斗篷把人从头到脚裹了个严实,这才不紧不慢地带他下山。




魏无羡十分费劲儿地把手从斗篷里伸出来,笑他道:“若我平时带那帮小朋友出去夜猎也穿成这样,那可就要被瞧不起了。”




蓝忘机不依不饶地把他的手按回斗篷底下去,道:“不会。”




魏无羡道:“哪里是不会,怕是不敢吧!”




蓝忘机不说话了。




 




天色还早,集市上却已经非常热闹了。小贩们在街边卖力吆喝,往来行人络绎不绝,实在与云深不知处那般仙山圣地分属两个不同的世界。




魏无羡天生爱热闹,从没少到这种地方来,托了他的福,蓝忘机现在也逐渐习惯了。他二人走在人群中,总能收到旁人或是敬畏或是艳羡的目光,魏无羡对此像是极享受,除此之外,他觉得观察蓝忘机的反应也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




可是人已经今非昔比了,现在的蓝忘机,早不会像当初那样一撩就恼,轻而易举地上钩了。




魏无羡用手肘戳戳他的腰,向路边上努努嘴,眼神示意:不是要买菜?




言外之意,他这回不打算帮他了。




魏无羡曾说蓝忘机于市井生活上一无所知,能成大事却要在鸡毛小事上跌跟头,故而总是抢着要帮他“分担”,心里也美滋滋的。今天却一反常态,要蓝忘机自己上了。




蓝忘机看他一眼,并不多说什么,一振衣袖,坦然向那推着一车蔬菜叫卖的小贩走去。




小贩抬头看到他,硬生生先被那副架势吓了一跳,眼睛一下子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结结巴巴道:“仙、仙长,您想买些什么?”




魏无羡看蓝忘机在那儿一本正经买菜的模样,忽然觉得很有意思。蓝忘机这样的人吧,虽然自己也总说他太过耿直容易吃亏,就算在一起这么久了恐怕也没学会多少“本事”,但世上真能叫他吃亏的又能有几个呢?




这不,不会讲价又如何,只见那小贩战战兢兢地报了个最低价,就差没包好了直接送给他了。




依惯例,下了山肯定是要在镇子上逗留一会儿的。但今天魏无羡显然心不在此,三下五除二买完了菜,就催促蓝忘机赶紧回家了。




云深不知处的厨房与别处相比并没有多大不同,顶多更加干净更加整洁,烟火气稍微少一些罢了。蓝忘机应是提前知会过,偌大一间厨房,现在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虽说是让蓝忘机下厨,但包饺子总归要一起动手才有意思。魏无羡没什么做饭的天赋,不过打打下手还是可以的,洗菜切菜麻利得很,也不讲究切得好不好看,反正到时候裹进面皮里下锅一煮,谁也看不见是个什么样子。




想到这里,魏无羡忽然抬起头,问:“蓝湛,你真能把面皮擀圆吗?”




蓝忘机闻声看过来,拈起桌上一片薄薄的面皮,轻轻地晃了两下,正圆形状的面皮映着窗外的光,好似满月一般。




魏无羡:“……”




真是羡慕不来的。




二人忙活了一上午,煮好了两大锅饺子,擦擦手一看天,正好也该吃午饭了。




魏无羡掌着大勺子给他和蓝忘机一人盛了一大碗,捧着碗正要吹口气,蓝忘机已经用筷子从自己碗里夹了一只送到他的嘴边了。




魏无羡想也不想便一口吞下。果然温度适宜,不烫不凉,满口都是肉质的柔嫩和蔬菜的清甜。他被自己惊讶到了,瞪大了眼睛道:“原来我也能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




蓝忘机看向他的目光柔和,又夹了一只送过来,道:“好吃吗。”




魏无羡就着他的筷子又是一口,连连点头:“可好吃啦!”




能不好吃么。蓝忘机配的佐料,蓝忘机擀的饺子皮,蓝忘机煮的汤,蓝忘机看的锅子,他魏无羡只负责把馅儿用面皮包好,捏进了确保不漏出来就行——横竖也没人在意他包的是方方正正还是奇形怪状。




魏无羡喝了一口饺子汤,满足地感慨道:“这居然是从我手里端出来的。蓝湛,你敢想象吗,我之前还炸过厨房……”




蓝忘机:“炸厨房?”




魏无羡立即微笑道:“没有没有,我瞎说的。我怎么会那么丧心病狂呢。”




蓝忘机也不说错,抬手替他擦了擦嘴,道:“晚上烧汤。”




魏无羡眼睛一亮:“莲藕排骨汤?”




蓝忘机:“嗯。”




魏无羡喜道:“真的?你什么时候买的材料?咱俩不是一起买的吗,我怎么没看见?”




蓝忘机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魏无羡急了,放下碗,不依不饶地追上去扯他袖子:“说啊,什么时候啊?蓝湛你现在真是越来越能耐了我跟你讲……”




两大锅饺子只靠两个人吃,肯定是吃不完的。魏无羡就把蓝思追他们也叫过来一起吃。小辈们一听是魏前辈做的,满脸都写着视死如归,蓝景仪还极有先见之明地让厨房的弟子一会儿送三大桶凉水来。结果吃了之后,视死如归便都成了不敢置信,再看魏无羡得意洋洋地一指身边的蓝忘机,眼中的不敢置信更是几乎要溢出来了。




最后,魏无羡也没忘了饱受他摧残的蓝启仁。很有自知地挑了些模样还算不错的(其实都是蓝忘机包的)饺子,装在食盒里让小辈们送去了。还特别嘱咐说千万别说是他送的。




蓝忘机摇摇头:“为何不说。”




魏无羡哈哈道:“这不听了影响食欲嘛!”




蓝忘机顿了顿,道:“叔父从未真的……”




魏无羡:“什么?”




蓝忘机道:“没什么。”




魏无羡:“……?”




 




晚上,蓝忘机果真熬了一锅莲藕排骨汤,莲藕很粉,用料大胆,十二分入味,盛给魏无羡碗里的莲藕少,排骨多。魏无羡有生以来第一次夸人夸到辞穷,也心满意足地看到蓝忘机十分明显地红了耳尖。




饱餐一顿后,他跑去小辈们那里溜达了一圈消食,回来时看到蓝忘机正在整理头上的发髻。手里还握着早上他偷偷插进去的那一小枝腊梅,不知为何竟还娇嫩如初。




魏无羡扑过去抱住他脖子蹭了蹭,问:“蓝湛你做什么呢?”




蓝忘机看了看手上的腊梅,道:“歪了,重新戴好。”




魏无羡哈哈大笑,拉过他那只手亲了一下,低声道:“别戴了,反正一会儿就要摘下来了。”




二人纠缠着倒在榻上的时候动作太大,靴子飞出去碰到了桌子角,桌上的玉瓶颤了颤,一朵嫩黄的腊梅花滑到瓶口,似是有些不满地吐出了几颗露珠。




 




-完-








文/泠依惜








-








【忘羡丨年年有余·其一】春初临




【忘羡丨年年有余·其二】冬日雪




【忘羡丨年年有余·其三】夷陵老祖的夜话与幻想




【忘羡丨年年有余·其四】背道




【忘羡丨年年有余·其五】今晚的金星很明亮




【忘羡丨年年有余·其六】有匪




【忘羡丨年年有余·其七】春衫薄




【忘羡丨年年有余·其八】贡桃




【忘羡丨岁岁无终·其一】天光墟




【忘羡丨岁岁无终·其二】无根树




【忘羡丨岁岁无终·其三】济世




【忘羡丨岁岁无终·其四】岁朝




【忘羡丨岁岁无终·其五】新衣




【忘羡丨岁岁无终·其六】一天




【忘羡丨岁岁无终·其七】年中记事




【忘羡丨岁岁无终·其八】归吉


评论

热度(1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