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脉。

【忘羡】《我糟糕至极的,竹马邻居》02,用偶像剧的方式打开相看两厌

正襟危坐的炕:

·竹马竹马,邻居
·相看两厌,我也知道他俩很难相看两厌,但就是两厌了dbq
·莫名其妙总是触发偶像剧剧情的两个人
·你们也许还不知道这篇设定有多奇葩多鬼畜


02

“来来来!愿赌服输!2号公主抱4号走一圈!”魏无羡笑着拍了拍旁边2号的肩膀,满脸幸灾乐祸。


2号苦兮兮地站起来,用瘦弱的肩膀撑起了4号壮汉庞大的体重,喘着粗气才艰难地挪完一圈,最后累的像条死狗趴在沙发上边喘边摆手:“不行了不行了,魏哥你太欧了,你都当几把国王了…”


魏无羡嬉笑着凑上去,“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天选之子。”


温情毫不留情地拍了他一巴掌,“拉倒吧,还天选?话兜着点说,没准下把就天谴了。”


一个多小时前,团建的三十几个人在玩腻了UNO、狼人杀、桌上足球、斗地主、锄大D之后,将目光投向了团建必备、也是最能搞事情的国王游戏。


一共玩了十局,有七局是魏无羡抽到国王。这人花样又多,折腾人的方式从背后勾着人跑圈到单脚站立在椅子上拥抱30秒,要不是有负责老师在场,估计早就不知道会提出来什么更丧心病狂的方式了。


魏无羡越战越勇,头顶仿佛有胜利女神的光辉笼罩,发牌的时候都眉飞色舞,身型飘飘然欲飞。


“都坐好,开局,我发牌了啊。”


牌发到一半,负责老师猛地站了起来,“你们玩,我肚子痛,先去一趟厕所。”


魏无羡笑道:“老师你别是因为怕了就尿遁吧。”他敲了敲木制地板,语有所指,“我这可都发出去了。”


老师:“哎呀真肚子痛,不骗你啊……”


他扫了眼旁边,拉过蓝忘机,高声道:“让你们蓝部长顶替我的位置,陪你们玩会儿啊!”一边还跟蓝忘机笑道:“不玩就是不给老师面子哦。”






魏无羡目光触及到蓝忘机坐下时面无表情的脸,瞬间僵住了,悚然道:“等下!”


“等什么等,魏哥你开牌呀!大伙都等着呢!”聂怀桑在旁边催道。


魏无羡脸色怪异,突然哎呦一声捂住肚子,扶着聂怀桑的肩膀就要站起来,“我不行,我也肚子疼,你们玩你们慢慢玩……”


“不行!怎么能赢了就跑呢?”


这人先前“作恶多端”,前脚刚踏出去,就被人七手八脚前呼后拥地拉了回来,如意算盘彻底落了个空。


“……”魏无羡沉默着坐在原地,余光瞄了眼蓝忘机,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弹着手上的纸牌。


“啊哈!是我!”聂怀桑啪地将国王牌正过来摔在面前,兴奋地搓搓手:“我这把要翻身农奴做主人了……这把玩个大的。”


他压低了声音,嘿嘿笑道:“老师不在……这把抽中的人就同吃一根pocky吧。”


魏无羡汗如雨下,如坐针毡,张口欲阻止,“太过——”


聂怀桑:“那就8号和19号吧。”



魏无羡嘶地倒抽了一口凉气,手心里8号牌“啪”地掉在了地上。


天谴果真来了。






他和蓝忘机身上仿佛有一种奇特的磁场,每次都会被动且随机地触发奇怪的……剧情走向。明明是竹马竹马长大、相看两厌的两个人,老天似乎非要把他们凑到一起,只要两人一起出现在国王游戏或者类似的游戏桌面上,必定会同时遭殃,不论是在80个人里选两个人,还是在10个人里选两个人。


他俩百分百会被点到。


以此类推还有什么“每次在一个屋里睡觉第二天早上起床必定是脸贴脸呼吸可闻”、“每次踩在椅子上拿高处的东西必定会机缘巧合一起摔在床上”、“翻阳台去蓝湛房间永远会撞见他刚洗完澡穿着甚是清凉”、“每次互怼(虽然大多是魏无羡单方面)的时候必定会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甲乙丙丁高声惊道:啊从没有见过蓝忘机对谁这么在意过!”等等等等。


从小到大数不胜数。


……在意尼玛啊!!
这是陷入了什么奇怪的偶像剧漩涡中吗???
他可是个直男!!!


——哪怕要安排,也请老天安排一下跟香香软软的妹子发生这些事情啊槽!!


魏无羡之前心想着蓝忘机不上桌他还能苟几局,结果蓝忘机又被这诡异的磁场安排上桌了,他偏偏还跑不掉。




魏无羡心如死灰地看着对面。蓝忘机顿了顿,亮出手里的19号牌,视线淡淡地看向他。


魏无羡一脸冷漠地看着旁边大小姑娘和聂怀桑的眼中放出了诡异的光。


——横竖躲不掉,不如乖乖上桌躺平任命运蹂躏。







聂怀桑恭恭敬敬地将pocky放到魏无羡的手里,憋笑着缩到一边。


魏无羡心道不就是个吃个pocky,怕个球,他偷喝蓝忘机杯子里的果汁都不只一次两次了,所谓死猪不怕开水烫,常在河边走,湿鞋就湿鞋。


遂大义凌然地将巧克力多的那一端叼在了嘴里,招了招手示意蓝忘机靠近。


蓝忘机沉默地盯着他看了片刻,直到魏无羡满脸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微微张唇咬住了pocky的另一段。


魏无羡满意地往前咬了一口,突然侧头看向旁边。因为嘴里叼了东西,声音含含糊糊,却警告意味极浓,“你们在干嘛?”



掏出手机偷拍的众人一个个面带笑容和旁边的人勾肩搭背、搔首弄姿、嘟嘴比心,“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们自拍呢!”


魏无羡喉咙里溢出一声嘲讽的笑。


“拍的人明天来你们蓝部长办公室负荆请罪。”


众人看了眼蓝忘机,默默地收起了手机。对他们魏哥这种狐假虎威的行为压根无力抗争。







“魏哥你吃快点儿,不然磨蹭到明天都吃不完!都是个男人!爽快点哈哈哈哈哈哈!”


“魏哥你要是吃到的多,下周部门的例行报告我包了!”围观群众胸口拍得啪啪响,周围一片欢声笑语。


这群吃瓜人士,起哄永远是第一。


魏无羡半眯起眼,笑道:当真?”


众人:“当真!”


魏无羡视线正了过来,蓝忘机轻轻颤动的睫毛和琉璃色的双眼直直地撞入了眼帘,距离近到呼吸可闻,连脸上细小的绒毛都能看得清。


他在蓝忘机看起来格外柔软的淡色双唇上停留了一瞬,还分出一丝心神想蓝湛这张脸倒真是百看不厌……


“咔擦”,魏无羡猛地凑近上前咬断了蓝忘机唇边的pocky,双唇从蓝忘机柔软的唇瓣上擦过,温热的触感从唇角一路温温软软地渗入了心口。


“我赢了,报告别忘了。”魏无羡得意洋洋地挑眉,大半个pocky被他咬在嘴里得嘎吱作响,嘴巴鼓得像只藏食的仓鼠。


围观群众猛得惊醒,藏手机的藏手机,转移话题的转移话题,眼观鼻鼻观心。


但是心里都腾起一句话:槽,刚才是真的……亲上了吧!





魏无羡注意到蓝忘机手指轻轻捂住脸部下方、眉头微微拧起,“怎么了?”


蓝忘机:“……”


蓝忘机不置可否地看了他一眼,将手放了下来。


淡色的嘴唇上破了口,渗出了点血。蓝忘机淡声道:“咬太重了。”


魏无羡抱歉地哦了一声,用拇指给他擦了擦了唇上的血,讨好笑道:“蓝湛,真是不好意思,你也知道我下嘴没轻没重的。”


蓝忘机沉默着等他擦完,起身道:“你们玩,我去厨房倒杯水。”


魏无羡哎了一声,懒洋洋地拉住他袖子:“帮我也倒一杯。”


蓝忘机略一点头,起身出去了。






魏无羡招手,把一个个愣神的拍醒了,气沉丹田,眉飞色舞道:“来,重开!”


蓝忘机一走,他就欧气回归,看等会虐不死他们这群煽风点火看热闹的。


空气寂静了片刻,只听到轻微的洗牌声。


突然,旁边一个女生犹豫着出声道:“这是……你初吻吗?”


魏无羡眉尖一挑,环顾四周,奇道。


“你们管这叫吻?”


众人点头。


魏无羡哈哈地笑了起来,一拍大腿。


“两个大男人嘴对嘴有什么奇怪的,又不是异性在亲!这要是算吻的话,我初吻八岁就给蓝湛了!”


“???????”


魏无羡不以为意地简单说了下自己第一次见到新邻居的孩子的时候,刚好是翻墙去蓝家找踢进去的足球,结果不小心摔下了墙,将小蓝湛压个正着。


两人脸对脸,嘴对嘴,吧唧一口亲上了。


还好死不死地被刚好在花园里举着相机取材的蓝曦臣拍个正着,又被不小心顺便冲印了出来。


……现在那照片还躺在蓝家老大的某本相册里。


魏无羡心道之后的十几年间也因为奇怪的磁场总是平地摔跤、转角撞上、捡书擦过、或其他原因而亲上。


俩人由一开始的惊讶嫌恶到现在……


看透一切之后的平静与麻木。


人总是要学会习惯。







“不就是嘴对嘴碰一下,又不是掉块肉,男人计较这么多还怎么做兄弟。”


魏无羡摆了摆手:“一个个反应这么大干嘛,开牌开牌!”


“……”




——根本不是反应大不大的问题吧!!


——你们俩都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吗 ?!









——————TBC——————
这篇的设定真的很奇葩的,遍地槽点。






评论

热度(5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