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脉。

【忘羡】《我糟糕至极的,竹马邻居》03,用偶像剧的方式打开相看两厌

正襟危坐的炕:

·竹马竹马,邻居
·相看两厌,我也知道他俩很难相看两厌,但就是两厌了dbq
·莫名其妙总是触发偶像剧剧情的两个人




03

魏无羡朝窗内招招手,道了一声别,转头看向蓝忘机,“走吧,回去刚好赶上晚饭。”


两人站在路口等所有人都上了出租车,看滴滴打车前面还有100多排位,准备直接去最近的地铁站转乘回去。


魏无羡余光扫了眼蓝忘机的右手,一挑眉:“你带伞干嘛?”


蓝忘机淡声道:“备用。”


魏无羡哈哈哈地笑了起来,伸手哥俩好一样地搭住了蓝忘机的肩膀,强行忽视了他略微蹙起的眉头,指着天空。


“这天气晴朗万里无云,一看就不会下雨啊”,他话音一转,掏出手机,嗤笑一声,“再说了,我今天出门前就看了天气预报,绝对不会下——”


一瞬间电闪雷鸣。


几点雨滴在三秒之后变成了瓢泼大雨,哗哗地将魏无羡浇了个劈头盖脸。


“……”魏无羡手机还没来得及收回去,默默地看蓝忘机撑起伞,站在伞下看着自己。


浅色的双眼中透着几丝意味深长:“不会下雨?”


魏无羡被浇得像落汤鸡,水滴汇聚成不间断的细线从发梢滑落,淋得衣服湿了一大半。


魏无羡微微一笑,“我错了。”




出现了!


只要两人在外面独处,加上旁边没有人借伞,也没有地方躲雨,就会极其容易触发一个事件。


——【LOVE&LOVE同撑一把伞】


团建的别墅在荒郊野外,刚刚送走了最后一批人,只剩下这两个人。


三个关键词,齐活了。







魏无羡边拧衣服上的水,边心道,虽然这个竹马平时冷冰冰,但永远想的比他周到,偶尔还是可以抱一抱金大腿的。


要是聂怀桑在这里,肯定要一拍大腿满脸痛心疾首:魏哥你先说清楚,抱哪根?左边右边还是中间的?



魏无羡注意到蓝忘机往他这边微微靠近了些,一根手指抵住他,慢条斯理笑道:“等下,两个大男人撑伞太难看了,我们两隔远一点——点。”


蓝忘机不发一语,看了一眼他的肩膀。


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挤在一把伞下也着实委屈,要么淋了这边肩头,要么淋了那边肩头,加上这斜吹的风,即使撑着伞,衣服也整整湿了一大片。


魏无羡顺着他的视线瞄了眼自己的肩膀,心知这心思缜密的竹马是想多遮点雨,服软着哼哼道:“行吧,反正人都走光了,也没人看到。”


比起遮雨来说,男人的面子算什么。








魏无羡凑近着搂住了蓝忘机的腰,解释道:“要凑近就这么近,很公平吧,我们两都不会淋到雨了。”


两人的体温隔着夏日薄薄的衣衫相互触碰,魏无羡微微侧头就可以触碰到蓝忘机长长的睫羽,清冷却熟悉的檀香味丝丝缕缕地钻进了他的鼻腔,两人几乎呼吸可闻。


魏无羡心道这蓝湛搂起来还挺舒服,搂就搂吧,他也不吃亏。


撑伞的是蓝忘机,魏无羡在暴雨中可怜地缩成一团。虽说伸手搂着的人是他,但是自己却在暴雨的冲击下就差缩进蓝忘机的怀里去了。


蓝忘机:“站好。”


魏无羡没皮没脸地往他衣服里钻,拍了拍他的胸口,“你这挡雨好啊。”


蓝忘机:“……”


蓝忘机不动神色地将伞往他那边挪了点:“不怕被看见?”


魏无羡哎了一声,满脸有恃无恐:“人都走光了,我怕什么,反正看见的人也不认识我们,总不会特意举个牌子印着我俩照片四处宣传吧。”


蓝忘机抿了抿唇,没出声。


一辆出租车“刺啦”出一积水,在他俩旁边停了下来,车窗飞速摇了下来。


聂怀桑坐在后排笑着招手:“魏哥!你和蓝部长去地铁站啊?”


这个“去地铁站”的语气欢快得就像是在说“去结婚啊?”


“……”魏无羡咬牙切齿,“……你不是走了吗?”


温情从后面露出小半张脸,无辜地耸耸肩,“我的错,刚才漏拿了东西,又回去了一趟,”她顿了顿,掏出了手机,刚染的指甲红得惊人。


“来,笑一个!”


魏无羡猛得蹿上去试图夺下她的手机,蓝忘机微微挪动着脚步,将伞遮了过去。


温情哎哟一声,抢先将手机收了回来,高声道:“师傅,开车!快快快!快开!”


前后座四个人同时将桌椅拍得梆梆响。


“……”魏无羡一脸复杂地站在原地目送着车辆离开,尾气喷了他一脸。


魏无羡转头看向蓝忘机,勉强地笑笑,像是在安慰他,又像是在欺骗自己,“没事,应该是在自拍。”


蓝忘机不置可否。


“魏哥——!”


聂怀桑从窗户里露出脑袋,远远地喊道:“照片我帮你冲印出来,周一给你啊!”


“冲你X啊!滚!”







魏无羡一边擦着头上的水,一边踩着满是水的拖鞋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走出了一地湿淋淋的水痕。


要是蓝忘机在这里,肯定会皱着眉让他洗澡穿这双,室内穿那双。


魏无羡抖着腿坐在桌前,心情极好地翻了翻桌上的资料。


他手指一顿,“要命,资料还在蓝湛那里。”


对比了下作业不及时交的危险度和骚扰蓝忘机的危险度,魏无羡毅然决然地准备翻阳台去蓝忘机那里拿。


——明明出个门,下个楼,开个门,右转进院子,再开个门,上个楼,开个门,就可以拿到资料,魏无羡却热爱从相邻的阳台那里翻。


一开始是为了躲蓝忘机的叔父蓝启仁,凶巴巴一老头每次看到他都非要怼着他开炮,弄得魏无羡像只夹了尾巴的猫,活生生练出来一身翻阳台的飞檐走壁神功。


最后单纯就是偷懒了,撸个袖管,蹬掉个拖鞋,翻过去,五秒钟完事。


蓝忘机也已经习惯了他时不时就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的毛病。


平时都顺利得很,但是今天老天像是故意折磨他,翻阳台的时候脚一滑,整个人擦着光滑的地砖就势滚进了房间里,蓝忘机阳台上拉着的窗帘尾部都被他整个人卷成一团。


“嘶——”


魏无羡抽着气趴在地板上,挣扎了半天才从过长的窗帘尾部钻了出来,一边揉腰一边哀嚎:“这青天白日的,你拉窗帘干嘛?……绊死我了。”


绝口不提明明是自己犯案未遂,凄惨着地。


……反正先倒打一耙再说。


他一抬头,刚准备再说两句,非要劝得蓝忘机乖乖从房间里拿出来之前魏无羡偷偷藏起来却被他缴获的可乐。


“我——”


蓝忘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白玉般的腰身皮肤差点晃花了魏无羡的眼,流畅细窄的腰线隐入了宽松的居家裤里,上衣只穿了一半,头发上还带着些湿润的水汽。


浅色的眸子静静地凝视着他。







槽,他怎么会忘记……


每次不打招呼进来都会遇上。


穿着甚是“清凉”的,蓝忘机。












————————TBC———————
这篇文文风其实很蛇皮吐槽。








评论

热度(4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