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脉。

此间

被卡死在瓶颈:

占tag致歉,被屏重发


1.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3.这是一个关于原著之中某些片段的“如果他们那时在早恋”的脑洞合集


 


1(跪在石子路上掏蚂蚁洞)


魏无羡正拿着那跟树枝掏蚂蚁洞掏得入神时,一双白靴冷不丁地闯入视线,吓得他手一抖,那根树枝便折断了。


他缩了缩脖子,动作有些僵硬地将那根树枝往边上一扔,才抬起头来略带讨好意味地对那个冷若冰霜的少年笑了笑:“蓝湛……”


心虚。


蓝忘机本来是过来看他,顺便给他送药的,但是远远看着那个跪着的紫衣少年低着头,肩膀一耸一耸的,像是哭了。


他知道的魏无羡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肆意妄为,还从未见过他这样失落过,至于落泪之事,他从未想象过会出现在魏无羡身上。


蓝忘机远远的站了一会,一时有些无措,不知道究竟该不该过去,怕自己过去了魏无羡会尴尬。但是看着魏无羡那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最终还是没能忍住,抬脚走了过去。


刚刚在魏无羡身边站定,魏无羡就浑身一抖,然后抬起头来看了看自己,顺手把那根树枝扔了开来。


蓝忘机这才看见魏无羡在干什么,心中顿时腾升起一股微妙的情绪,好看的眉毛微微皱了一下,便转身要走。


魏无羡看见蓝忘机似乎有些生气,然后转过了身,似乎要离开,连最后那点脸皮都不要了,大叫一声“蓝湛我错了”,就想抱住眼前那双白靴,然而因为跪了太久腿有些麻,他这一扑顿时就失了平衡。


眼见他就要摔在地上,却又在半途被一双素净的手揽住,扶好。


魏无羡顺势抱住蓝忘机的一条手臂,仰起脸,可怜巴巴地看着蓝忘机,声音中都染上了一些委屈:“蓝湛我错了,我不该在反思的时候还不专心,你别不理我。”


蓝忘机定定地看了他片刻,淡声道:“你还怕人不理你。”


魏无羡“嘿嘿”笑了两声,道:“我怕你不理我。”


到底是蓝忘机先心软了,他在魏无羡面前蹲下身来,从袖中摸出一个白瓷小瓶,打开后在指尖上倒了一些,一点一点涂在魏无羡的脸颊上那些和金子轩打架时弄出来的伤处上。


魏无羡皱着眉倒吸了一口气,揪着蓝忘机的袖子道:“疼……”


蓝忘机回道:“既知疼痛,下次不可莽撞。”


手上的动作却又轻柔了不少。


 


2(关于“由于怕姓蓝的老古板或小古板夜班拖他下床去惩戒”)


 


魏无羡本就睡得晚,当晚依着蓝家人的作息亥时便躺在自己床上,自然是睡不着的。他本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抱着剑等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还真给他等来了蓝忘机。


听着房门被轻轻掩上的声音,魏无羡面朝里侧躺着,感觉身后的蓝忘机越来越近,闭着的眼睫颤了颤,极力忍着脸上逐渐扩大的笑意。一个不留神,他的肩膀因憋笑而抖了一下,不过魏无羡何许人也,立刻就着那个细微的动作翻了个身,顺势调整了脸上的表情,还砸了咂嘴,一副睡得无比香甜的样子。


剑倒是还被抱在怀里呢。


蓝忘机在他床边站了一会,没有动作,许是看着魏无羡这四仰八叉的睡姿觉得无奈。


魏无羡“睡”了好有一会,蓝忘机却一直站着,便有些耐不住了。


结果就在这时,蓝忘机俯下身来,干燥微凉的手指搭在魏无羡紧紧抓着随便的手上,动作轻柔地把他的手指掰开,将随便拿下置在一旁。做完这些,蓝忘机的手抓住了魏无羡搭在杯子上的一条腿。


魏无羡心下一动,暗道这小古板莫不是要趁自己睡着做些什么了不得的事,顿时兴奋起来。他继续闭眼装睡,想在蓝忘机要对自己“做些什么”的时候再睁眼,好好羞他一羞。


结果蓝忘机只是帮他摆好睡姿,再盖好被子,然后提步走开了。


魏无羡听着那细微的脚步声直到门口,心中震惊。


他知蓝忘机正经,可是蓝忘机竟然连一点小心思也没有吗?


真是岂有此理!


他正欲起身叫住蓝忘机,刚刚一动,蓝忘机竟然又折了回来。


魏无羡登时被一口气噎住,暗自叹息一声,又继续躺好,等着蓝忘机的下一步动作。


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之后,魏无羡感觉蓝忘机温热的鼻息扑在自己脸上,下一刻,就被蓝忘机吻住了。


蓝忘机的嘴唇很软很凉,这一吻也很轻。


他们并不是第一次亲吻,但是这一次却让魏无羡觉得心脏狂跳不止。


待蓝忘机的嘴唇微微离开些许时,魏无羡猛地睁眼,对上蓝忘机那双淡色的眸子。


蓝忘机没有想到魏无羡竟然醒着,那张冰雕玉琢的脸上顿时露出一点无措和震惊,全然没了平时那波澜不惊的样子。


魏无羡见他要直起身往后退,动作极快地坐起身攀住他的肩膀,一个发力将蓝忘机拉到自己榻上按住,自己两腿分开跪在蓝忘机的腰侧,对着那张淡色的薄唇就亲了下去。


蓝忘机估计是还未反应过来,僵着身体任他动作。


两人亲了好一阵子,才将湿漉漉的唇瓣分开。魏无羡偏过头亲了亲蓝忘机粉色的耳尖,低声笑道:“好你个蓝湛,世家子弟楷模,嗯?趁我睡着跑来偷亲我,自己承认,你这是犯了多少禁?”


蓝忘机低垂着眼睫,嘴唇抿成一条线,没有说话。


魏无羡看着他这羞得不行的样子,有些心痒,就伸出右手食指,拨了拨那对长睫,又低下头,在蓝忘机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又道:“你不说,不说算了,那我问你......今天我给你的那册春宫,你究竟看了没有。”


蓝忘机眉宇微皱,耳尖更红了,显然是羞愤极了,低声喝他:“不知羞。”


魏无羡笑:“你半夜跑来偷亲我,反倒说我不知羞,究竟是谁不知羞?你不要转移话题,告诉我嘛,你究竟看没看?蓝湛?蓝二哥哥?那可是我刻意问聂怀桑要来给你看的,你看没看嘛!”


蓝忘机侧过脸不去看魏无羡那双笑意盈盈的眼睛,道:“没看。”


魏无羡显然很委屈:“你干什么不看嘛,你不看我们怎么继续啊?啧,蓝湛,你看看我。”


蓝忘机闭上眼睛,吐了一口气,才又睁眼转过脸看魏无羡:“什么继续。”


魏无羡挑眉:“我给你看那种东西,你说是继续什么。”


 


3(关于羡看见叽要被打戒尺脱口而出的“我服”)


 


江澄看着蓝忘机冷着一张脸从祠堂出来之后,才闪进去看躺在里面鬼哭狼嚎的魏无羡。


他一脸嫌弃地用脚拨了拨在地上丢人现眼的魏无羡,道:“行了你,赶紧站起来跟我走,别搁这丢人了。”


魏无羡哀嚎几声,十分浮夸地一手捧心口,一手伸出去抓住江澄的小腿,道:“师妹,我不行了,你师兄我今日怕是要折在此处。”


江澄:“呸。”


嫌弃归嫌弃,最终江澄还是在其他少年的帮助之下,把魏无羡背在背上,往他房间里走去。


一路上,他被魏无羡折腾得实在不耐烦,便开口骂道:“你就作吧,人蓝忘机还比你多挨了五十板子呢!”


魏无羡愣了一下,道:“他为什么比我多挨五十板子?”


江澄冷哼一声:“你还有脸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性子,总是跑去招他作甚。”


魏无羡却好像并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趴在他背上痛心疾首的说了一句:“他为什么比我多挨五十板子!”


江澄:“......”


魏无羡:“我不过就逗逗他罢了,他怎么就这么认真,多了五十板子啊!”


江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中却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后来江澄背着魏无羡遇上了蓝曦臣蓝曦臣告诉魏无羡可以去冷泉那边疗伤。


“忘机大约也在那里。”


蓝曦臣看着魏无羡,补充了一句。


不等江澄反应过来,魏无羡就从他的背上跃下来,从另一条石子路上跑开了,全然不见刚刚一副疼得要死不死的样子。


江澄站在原地,愣愣的和依旧一脸温润笑意的蓝曦臣对视片刻,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蓝曦臣微微冲他点了点头,笑道:“魏公子和忘机的感情真的很好。”


江澄:“哦。”


 


 蓝忘机正闭目泡在冷泉之中,忽地听到一旁的的草丛里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遂睁开眼睛去看。


蓝忘机顿了顿,道:“魏婴。”


魏无羡见蓝忘机理睬自己了,立刻欢快地应了一声,坐在冷泉边的一块石头上就脱起了衣服。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视线刚刚触到魏无羡褪中衣后露出的胸膛,就像是被烫了一下一般移开。沉声道:“亵裤不必脱了,下来罢。”


魏无羡看着他有些发红的耳尖,知道他是臊了。但是因为才刚惹怒了蓝忘机,还未好好服软认错,不知道蓝忘机心中还有没有火气,所以也没有再出言挑逗。


他又看了蓝忘机偏过去的侧脸一眼,瘪了瘪嘴,跳了下去。


“啊!!!!!”


蓝忘机听着魏无羡那声惨烈至极的哀嚎,眉尖抽了抽,但还是转身,将往自己这边扑过来的魏无羡揽了个满怀,手掌贴着对方湿漉漉的脊背,源源不断的灵力从皮肤相贴的地方传送过去。


过了半晌,道:“可以了。”


魏无羡的下巴垫在蓝忘机肩膀上,赤裸的双臂搂抱着对方的腰背,两具少年略显单薄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从蓝忘机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到魏无羡锁骨上有一枚淡淡的红痕,在魏无羡被水浸湿,沾在白皙的皮肤上的墨发之下更是显眼。


这是他昨晚在云深不知处的白墙之外,与对方滚在在草丛里时留下的。


就像是泄愤一样,隔着层层叠叠的衣料,一口咬在对方的锁骨上。


魏无羡叹息着道:“诶呀蓝湛你真厉害,果然不冷了。”


蓝忘机没有回话,只是把手臂又收紧了些许。


两个人站在冷泉里抱了一会,魏无羡突然道:“蓝湛,我以后不犯你家的禁了,你别气。”


蓝忘机默然片刻,道:“没有气。”


魏无羡的手在他脊背上肿起来的红痕上轻轻拍了一下,道:“就这还没气呢。”


蓝忘机低垂着眼睫,手指在魏无羡背上还未完全消失的伤痕上掠过,贴在魏无羡耳边说了一句话。


那声音又低又磁,此刻听在魏无羡的耳朵里,直让他心尖发颤。


 


“是我不好。”


 


4


(“我不惯与人触碰。”)


随便胜在轻灵奇巧,却反因这个而稍显力量不足。此时魏无羡站在剑上,还拉着一个门生苏涉,顿时往下沉了沉,苏涉的脚尖几户要沾到水面上。


魏无羡暗道不好,急忙调动灵力,催转剑诀,御剑往上方升去。可是怕什么偏偏就来什么,剑身不过缓缓上升了几尺,水面突然暴涨,升起一个漩涡卷住苏涉的半截身子,再狠狠往下一拉。


本来就有些受不住二人重量的随便被这么一道大力一拉,彻底支撑不住。魏无羡只觉得脚下突然一空,连人带剑就摔了下去。


魏无羡心中一慌,一声惊叫脱口而出,下一刻,手腕就被抓住,生生止住了他下坠的趋势。


魏无羡费力地扬起下巴,看到上边冰蓝色的剑光,再就是若雪白衣。


蓝忘机本想把魏无羡拉上剑来,但是魏无羡另一只手还拉着苏涉的衣领,这样一个姿势着实有点难以下手,不知道从何处拉起。


他低头对魏无羡道:“可能撑住?”


魏无羡眨眨眼:“你当我是谁?”


蓝忘机又御剑行了一阵,避开了那处的水行渊后,在早就等在那里的众多小船中随意挑了一条,落了下去。


魏无羡看着脚下那条没有人在的木船,眉尖微挑,提着苏涉的那只手往一旁一抛,不顾苏涉被吓得大叫,把他扔到了一旁那条有其他门生在的船上。


二人先后落下后,蓝忘机从容地收起避尘,然后转身去看魏无羡,淡声道:“可有伤到。”


魏无羡看着对方这张面无表情的脸,竟然看出了一丝担忧,“嘻嘻”笑了几声,道:“没有,放心吧。”


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想要捏一捏对方白皙的脸颊,却又在抬起手之后意识到周围的人还有很多,说不定有哪双眼睛此时正在看他们二人。魏无羡是不要脸惯了,却是要顾及蓝忘机的面子,就把手转了一个方向,搭在蓝忘机肩上拍了两下,一副“好兄弟别担心”的样子。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再说什么,只转过身,凝神看着下面碧色的水面,眉宇微蹙。


魏无羡知道他是在担心什么,就凑过去,与蓝忘机挨着肩膀,低声道:“彩衣镇的人水性好,养不出水行渊这种东西……应当是从别处被赶过来的。”


此时蓝曦臣也转到这条船上,听到魏无羡此言,微微点头:“魏公子说的不错。”


魏无羡看到蓝曦臣过来了,便问他:“泽芜君可知,这最近有哪出遭了这水行渊么?”


蓝曦臣指了指天上。


他指的是太阳。


魏无羡顿时了然:“是了,也就只有那家才做的出这样的事。”


 


5


(“怕他回去跟我呷醋。”)


小船入了河道,穿过拱桥,魏无羡又发作了。


他对着水照了照,看看头发乱没乱,衣服整不整,然后转过身问蓝忘机道:“蓝湛,吃枇杷吗?”


蓝忘机顺着魏无羡的视线看向岸边那些卖枇杷的摊贩,思索片刻,微侧过头,用只有他们二人听得到的声音说:“你若是想吃……”


便买一筐回去。


不过他这句话还没有说完,魏无羡就一脚踏在船舷上,气定神闲地对着对岸抛出一溜儿媚眼,提声问道:“姐姐,枇杷多少钱一斤?”


对岸那个卖枇杷的女子看着这个俊俏少年,脸颊微微有些泛红。她扬了扬斗笠,一开口便是软软糯糯的吴侬软语,笑着回答:“小郎君,勿要钱白送你一个好伐?”


说着,便从框里摸出一个枇杷,抛了过来。


魏无羡也毫不客气,拱了拱手便接住,一双桃花眼笑得弯起:“姐姐送的,自然是要的。”


那女子回道:“勿要介客气,看你生的俊!”


他要到那个枇杷,转过身去看蓝忘机,正欲同他炫耀一下,却在看见蓝忘机那张黑着的脸时顿时僵住了。


魏无羡面露尴尬之色,看着蓝忘机愈发阴沉的神色,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他想了片刻,又转过身去,对着那些卖枇杷的女子指了指蓝忘机,道:“姐姐看他长得俊不俊?”


蓝忘机没有想到魏无羡竟然还要扯上自己,听着对岸的哄笑声,一时有些无措。他皱眉看着魏无羡的背影,心中的不悦感更甚。


过了一会,蓝忘机看着魏无羡伸到自己面前那只手,白皙好看的手掌托着黄澄澄的枇杷凑到自己眼前,耳边是魏无羡略带讨好意味的声音:“蓝湛,吃枇杷不?


蓝忘机目不斜视地看着远处,道:“拿走。”


魏无羡贱兮兮地问道:“你真的不要不要吗?”


蓝忘机道:“不要。”


魏无羡晃晃头:“好吧,我还是特地给你要的一个呢,你不要的话——江澄,接着!”


恰好江澄盛着一艘小船掠过,听到魏无羡叫自己,下意识地回头接住那个被魏无羡抛过来的东西。待他看清那是什么之后,道:“你又搔首弄姿了?”


魏无羡笑道:“滚!”然后拎起那个圆滚滚的小坛子,喝了一口糯米酒。他看着蓝忘机比刚才还要阴沉的脸,故意道:“你那么看着我干什么,你说不要我才给江澄的。”


说着,还把自己手中那只枇杷咬了一口,咬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蓝忘机看,眼神颇为挑衅。


下一刻,蓝忘机的嘴唇就挨上了一个湿润冰凉的东西。


魏无羡把刚刚自己咬过的枇杷按在蓝忘机嘴唇上,挑眉道:“快张口,要被人看到了。”


蓝忘机定定看了他片刻,才张口,从枇杷上咬下小小的一块。


就咬在刚刚魏无羡咬过的缺口上。


魏无羡见他吃了,眉眼又弯了弯,撤回手又在那颗枇杷上狠狠咬了一口,一边嚼,一边含含糊糊道:“我不过就是问个枇杷多少钱,你也要跟我呷醋。”


蓝忘机没有立刻答话,而是在咽下嘴里那块果肉之后,才淡声道:“食不言。”


魏无羡也把嘴里的东西尽数咽下:


“可是蓝湛,你耳朵红了。”


 



评论

热度(425)